1. <legend id="bhdgw"><i id="bhdgw"></i></legend>
    1. <span id="bhdgw"></span>
    2. <strong id="bhdgw"></strong><optgroup id="bhdgw"></optgroup>
    3.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資訊 >
      視頻網站現六大危機

      梯生活傳媒     更新時間:2017-06-13     云陽營銷策劃

          是時候了。

          從來只有人唱衰電視,似乎無人敢對視頻網站說個不字,只因為那是“新媒體”,那是“未來”。更有業內人士指出“視頻網站兩年之后將全部盈利”。

          然而,越來越嚴峻的形勢恐怕不容大家那么樂觀。比之唱高調,視頻網站更需要的是潑冷水,唯此,方能活得更好。

          如今看來:視頻網站目前面臨六大危機,如不解決,不只“兩年盈利”是黃粱一夢,生存甚至都可能成問題。

          危機一:政策扼喉

          最近,即便是那些最喜歡唱衰電視的“網絡圣徒”們也看出危機來了。

          對互聯網新聞信息嚴控之后,6月1日,總局再印發通知,加強對網絡視聽節目的管理,提出“電視不能播的,網上也不能播,未刪減版不能存在”。

          這一政策,直接使視頻網站喪失了往日賴以野蠻生長的寬松生長環境,這種對電視媒體來講可謂極不公平的政策紅利成為過去,將使視頻網站遭遇巨大危機:綜藝、網劇、網大不再占有尺度優勢,而新聞類內容又完全不可涉及。

          可以想見,以后那些宣揚“怪力亂神”和色情擦邊乃至“蹭IP”的作品,將很難再出現。而一些尺度偏大的網綜,和因政策原因“由臺轉網”的節目也可能受到影響。

          危機二:燒錢怪圈

          經過持續多年拉鋸,隨著樂視因資金鏈緊張逐漸掉隊出局,如今的視頻網站競爭格局越來越成為BAT三家的燒錢大戰。

          然而,這場戰役從一開始就沒有贏家,所謂的“新的這波人燒錢干傳統的這幫人”純屬扯淡。燒錢本質上并非一種理性的投資行為,又如何只打電視臺不傷及自身?

          當前的燒錢大戰已經到了“最后一英里”,大家也更加瘋狂。愛奇藝曾宣稱要在今年砸100億做內容,騰訊視頻也宣布2017自制投入將翻8倍。然而這個過程也許并沒有那么美好。

          前一陣,愛奇藝完成了15.3億美元的可轉債認購,然而已有媒體分析指出,所謂可轉債認購,本意或許是“幾家投資方對愛奇藝盈利的信心不足”,“如果此次可轉債最終未能轉化為愛奇藝的股權,則意味著,愛奇藝背上了百億的債務。”

          而據財報顯示,愛奇藝2013年、2014年、2015年的虧損分別為7.43億元、11.1億元、23.8億元,雖然2016年營收同比增長了113.1%。但虧損仍舊持續。

          搜狐也于近日公布了2017年第一季度財報,視頻業務虧損7000萬美元。雖然優酷土豆自合并給阿里巴巴后就沒有披露財務數據,騰訊視頻也沒有披露財務數據,但按市場狀況估計情況也不會很樂觀。

          不燒錢就淘汰——燒錢就很難盈利——不能盈利就很難繼續忽悠投資——沒有投資就沒法燒錢……這是一個惡性循環,或者說,將在一段時間內成為一個走不出的怪圈。

          危機三:數據造假

          《美人私房菜》通過一波巧妙公關,成功將粗糙的制作,甩鍋給了“萬惡的收視率”。然而似乎很少有人去關注那越來越假得令人發指甚至堪稱“侮辱智商”的網絡播放量數據。

          來看一組數據:

          《幻城》“首播十小時,點擊量破6.5億”,相當于3.25億人不睡覺看劇。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33天、58集,全網播放量309億。2月22日一天之間點擊量猛增14億,意味著四海八荒的7.6億網民,人均刷2次才夠數。

          而《孤芳不自賞》和《思美人》也先后深陷“流量水軍討薪”戲碼。

          雖然有UV、VV統計指標的區別,但數據虛高是普遍現象。

          毋庸置疑,類似事件多次發生,必然讓視頻網站本就孱弱的公信力,愈發式微。就連愛奇藝CEO龔宇都強調,“互聯網視聽行業數據造假毒瘤開始擴散,這是非常危險的東西,一個行業如果數據大量存在虛假成分,這個行業遲早完蛋。”

          《人民日報》也關注稱,“視頻行業刷流量的行為嚴重污染了我國影視內容行業的發展生態”。

          危機四:自制匱乏

          前三個危機顯而易見,后三個危機則可稱為隱憂。

          都知道這是“內容為王”的時代,各大視頻網站也都在發力自制。然而,“自制”與“自制”尚有不同。比如有些自制,純屬聯合投資,插了一杠子,實際并沒有參與IP購買與運維,這就存在很大的可被替代性。

          從BAT三大來看:

          愛奇藝在綜藝方面大肆挖人,建立了很多工作室,初步具有自主節目能力。《太陽的后裔》等多部劇集的參與出品也受到認可。

          騰訊視頻、優酷土豆則多為參與策劃或投資,沒有自己養隊伍做節目的習慣。

          大家過往嘲笑電視臺因“制播分離”淪為“播放平臺”,殊不知,這樣的老路,在視頻網站領域也正在上演。

          到底怎么自制?這是個尷尬的問題。完全養團隊自己做,有可能賠得底兒掉,市場化運作購買節目和劇,則沒啥話語權。

          危機五:人才流失

          對,你沒聽錯。不要只看到俞杭英、聶玫辭職,和電視業人才流失。其實類似問題,視頻網站也會遇到。

          首先就是互挖墻腳。

          近日搜狐視頻版權影視中心總經理馬筱楠(馬可)離職引發軒然大波,已被搜狐以“違反競業限制義務”提起仲裁,索賠數千萬。她曾推出《屌絲男士》、《煎餅俠》、《無心法師》、《法醫秦明》等,無怪乎張朝陽如此大動干戈。

          其次是涉及貪腐。

          是的,這也不是廣電業獨有現象。2015年6月,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劉春寧被深圳警方帶走。原因是涉及在前東家騰訊視頻期間商業賄賂,遭騰訊舉報。2016年2月,前優酷土豆副總裁盧梵溪因涉嫌利用職務之便進行違法犯罪行為被警方帶走調查。幾億到幾十億的版權采購,巨大的權力,滋生腐敗也就不意外了。

          第三是離職創業。

          其實近年來很多視頻網站人才也選擇自主創業,尋求自身發展。比如馬東,離職愛奇藝,創建米未傳媒,成立5個月估值20億,這顯然也是原公司給不了的。

          危機六:創新乏力

          曾經,門戶網站是新媒體,如今已成“新媒體中的傳統媒體”,傳統業務漸成頹勢。

          視頻網站會不會有一天也成為“明日黃花”?

          這并非不可能。

          信息技術日新月異,新的業態隨時可能來臨,新的巨頭也隨時可能誕生,如果視頻網站抓不好風口,很可能也會成為“新媒體中的傳統媒體”。

          到那時,視頻網站進不能與新生事物PK,退又沒有傳統媒體的體制、政策優勢,等待他們的或許就是死亡。

          比如最近,短視頻平臺“二更”就在全國攻城略地,聯合各地自媒體復制了多個本地“二更**”,依賴社交媒體進行全面滲透性傳播,未來發展將不可限量。

          “由來只有新人笑,有誰聽到舊人哭”。這話,對任何人都適用。

          最后,本文的目的絕對不是唱衰“視頻網站”。當今的傳媒業,“零和思維”早已過時,視頻網站不是洪水猛獸或者什么玄妙的東西,也會與傳統媒體一樣遇到問題。(來源:電視驢)

      相關文章

      苍井无码av